7月21日,《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、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决定》全文发布。这份指导新征程上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纲领性文件,覆盖推进中国式现代化方方面面,构筑了全景图,重点部署未来五年的重大改革举措,其中不少和你我的工作生活息息相关。

  教育

  优化高等教育布局,加快建设中国特色、世界一流的大学和优势学科。

  分类推进高校改革,建立科技发展、国家战略需求牵引的学科设置调整机制和人才培养模式,超常布局急需学科专业,加强基础学科、新兴学科、交叉学科建设和拔尖人才培养,着力加强创新能力培养。

  加快构建职普融通、产教融合的职业教育体系。

  推进高水平教育开放,鼓励国外高水平理工类大学来华合作办学。

  优化区域教育资源配置,建立同人口变化相协调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供给机制。

  完善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推进机制,探索逐步扩大免费教育范围。

  健全学前教育和特殊教育、专门教育保障机制。

  推进教育数字化,赋能学习型社会建设,加强终身教育保障。

  科研

  扩大国际科技交流合作,鼓励在华设立国际科技组织,优化高校、科研院所、科技社团对外专业交流合作管理机制。

  加强有组织的基础研究,提高科技支出用于基础研究比重,完善竞争性支持和稳定支持相结合的基础研究投入机制,鼓励有条件的地方、企业、社会组织、个人支持基础研究,支持基础研究选题多样化,鼓励开展高风险、高价值基础研究。

  深化科技评价体系改革,加强科技伦理治理,严肃整治学术不端行为。

  鼓励科技型中小企业加大研发投入,提高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。

  鼓励和引导高校、科研院所按照先使用后付费方式把科技成果许可给中小微企业使用。

  扩大财政科研项目经费“包干制”范围,赋予科学家更大技术路线决定权、更大经费支配权、更大资源调度权。

  允许科研类事业单位实行比一般事业单位更灵活的管理制度,探索实行企业化管理。

  允许科技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分配上有更大自主权,建立职务科技成果资产单列管理制度,深化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。

  收入

  构建初次分配、再分配、第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制度体系,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,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。

  完善劳动者工资决定、合理增长、支付保障机制,健全按要素分配政策制度。

  规范收入分配秩序,规范财富积累机制,多渠道增加城乡居民财产性收入,形成有效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、稳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、合理调节过高收入的制度体系。

  深化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,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有企业各级负责人薪酬、津贴补贴等。

  就业

  健全高质量充分就业促进机制,完善就业公共服务体系,着力解决结构性就业矛盾。

  完善高校毕业生、农民工、退役军人等重点群体就业支持体系,健全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。

  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,同步推进户籍、用人、档案等服务改革,优化创业促进就业政策环境,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。

  完善促进机会公平制度机制,畅通社会流动渠道。

  完善劳动关系协商协调机制,加强劳动者权益保障。

  社保

  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制度,健全全国统一的社保公共服务平台。

  健全基本养老、基本医疗保险筹资和待遇合理调整机制,逐步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基础养老金。

  健全灵活就业人员、农民工、新就业形态人员社保制度,扩大失业、工伤、生育保险覆盖面,全面取消在就业地参保户籍限制,完善社保关系转移接续政策。

  加快发展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,扩大年金制度覆盖范围,推行个人养老金制度。

  推进基本医疗保险省级统筹,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,完善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制度,加强医保基金监管。

  住房

  加快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,加快构建房地产发展新模式。

  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和供给,满足工薪群体刚性住房需求。

  支持城乡居民多样化改善性住房需求。

  充分赋予各城市政府房地产市场调控自主权,因城施策,允许有关城市取消或调减住房限购政策、取消普通住宅和非普通住宅标准。

  改革房地产开发融资方式和商品房预售制度。

  完善房地产税收制度。

  医疗

  促进优质医疗资源扩容下沉和区域均衡布局,加快建设分级诊疗体系,推进紧密型医联体建设,强化基层医疗卫生服务。

  深化以公益性为导向的公立医院改革,建立以医疗服务为主导的收费机制,完善薪酬制度,建立编制动态调整机制。

  引导规范民营医院发展。

  健全支持创新药和医疗器械发展机制,完善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机制。

  生育

  完善生育支持政策体系和激励机制,推动建设生育友好型社会。

  有效降低生育、养育、教育成本,完善生育休假制度,建立生育补贴制度,提高基本生育和儿童医疗公共服务水平,加大个人所得税抵扣力度。

  加强普惠育幼服务体系建设,支持用人单位办托、社区嵌入式托育、家庭托育点等多种模式发展。

  养老

 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,完善发展养老事业和养老产业政策机制。

  发展银发经济,创造适合老年人的多样化、个性化就业岗位。

  按照自愿、弹性原则,稳妥有序推进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改革。

  优化基本养老服务供给,培育社区养老服务机构,健全公办养老机构运营机制,鼓励和引导企业等社会力量积极参与,推进互助性养老服务,促进医养结合。

  加快补齐农村养老服务短板。

  改善对孤寡、残障失能等特殊困难老年人的服务,加快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。

  水电气

  推进水、能源、交通等领域价格改革,优化居民阶梯水价、电价、气价制度,完善成品油定价机制。

  深化能源管理体制改革,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,优化油气管网运行调度机制。

  交通物流

  完善流通体制,加快发展物联网,健全一体衔接的流通规则和标准,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。

  深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改革,推进铁路体制改革,发展通用航空和低空经济,推动收费公路政策优化。

  消费

  完善扩大消费长效机制,减少限制性措施,合理增加公共消费,积极推进首发经济。

  进城落户

  推行由常住地登记户口提供基本公共服务制度,推动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社会保险、住房保障、随迁子女义务教育等享有同迁入地户籍人口同等权利,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。

  保障进城落户农民合法土地权益,依法维护进城落户农民的土地承包权、宅基地使用权、集体收益分配权,探索建立自愿有偿退出的办法。

  农民增收

  有序推进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试点,深化承包地所有权、承包权、经营权分置改革,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。

  完善农业经营体系,完善承包地经营权流转价格形成机制,促进农民合作经营,推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扶持政策同带动农户增收挂钩。

  发展新型农村集体经济,构建产权明晰、分配合理的运行机制,赋予农民更加充分的财产权益。

  壮大县域富民产业,构建多元化食物供给体系,培育乡村新产业新业态。

  优化农业补贴政策体系,发展多层次农业保险。

  加快健全种粮农民收益保障机制,推动粮食等重要农产品价格保持在合理水平。

  允许农户合法拥有的住房通过出租、入股、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。

  有序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,健全土地增值收益分配机制。

  文化体育

  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,建立优质文化资源直达基层机制,健全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机制,推进公共文化设施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置改革。

  健全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发展体制机制。

  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,改革完善竞技体育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。

(图片来源网络侵删)